紫荊快訊

裝作雞蛋的高牆/屈穎妍

  

昨天,一位現役督察在網上留言寫了一篇心聲,最末兩句撼動我的心靈:「我們從來不是『高牆』,不要找錯對象!」

這幾天,我多次跟群組的朋友、同學爭拗,他們照例搬出那些「佔中」講到現在的話:「稚子何辜?警察何以殘暴至此?」「學生手無寸鐵,警察為什麼要暴力鎮壓?」「看到學生受傷害很痛心」……我一直反問:「你們沒看電視嗎?為什麼同一個畫面大家看到的東西會如此南轅北轍?」

前高官王永平說:「我只見警察打人,沒看到示威者掟磚。」那我告訴你,王先生,你有智能手機吧?請上YouTube搜尋「Now新聞台直播示威者與警方衝突(17/24)」,你就會看到15分39秒無刪剪片段,完整地紀錄了暴徒整個掟磚過程,看完,請記者再問問他:當你每月還在吃政府十幾萬長糧的時候,為什麼仍可以說這種誣衊公務員的謊言?

逃犯條例不是人人懂得講,但是非對錯、暴力還是和平,應該童叟都會分辨吧?為什麼有人可以看着向警察掟磚頭飛鐵枝的人,說是手無寸鐵和平學生?為什麼只是守護我城抵禦襲擊的警察,卻被說成屠城劊子手?

那天有班基督徒團體在金鐘舉牌示威,他們手持的紙牌寫着「殺人不是榮耀」、「停止射殺學生」……十誡的第九誡是:「不可作假見證」,請這些基督徒講清講楚,誰殺人了?如果,橡膠子彈是一種殺人武器,磚頭也是。

教協副會長兼教育界立法會議員葉建源說:「昨天警方過度武力的清場,用到催淚彈,甚至一些更嚴峻的武器,例如開槍,令愛護青年人的老師非常憤怒。」葉先生,你那句「例如開槍」,明顯有心陷警隊於不義。執法者發射的是胡椒彈、布袋彈和橡膠子彈,你用一句開槍蒙混過去,刻意把警察的行為跟殺人掛鈎,這種陰險的語言偽術,竟來自一個教育界代表的口。

昨天警務處處長開記者招待會交代暴亂狀況時,記者不斷問的是:你們放催淚煙、發放橡膠子彈前,有沒有做足警告?有沒有違反程序?

現場磚石橫飛、兵荒馬亂,下次生命受威脅,先寄封掛號信通知你好不好?

有個《蘋果日報》記者問一哥:「採訪中有記者被橡膠子彈打中,亦有警員罵記者『記你老母』,你們是否對記者有種仇恨和敵視?」

說人家仇視你之前,先好好檢討一下自己做過什麼?警察不會無端端罵人的,你們《蘋果》的友台《立場新聞》就曾上載過一段片,全程紀錄一個叫林彥邦的記者如何挑釁警察,如果玩警察換來的只是一句「記你老母」而非告你阻差辦公,其實你已經賺了。更何況,幾年來《蘋果日報》天天黑警前黑警後,警察都一直包容,今天吞一句「記你老母」,還未打和呢!

拜託別再說那些學生手無寸鐵的話,全城最強的武裝部隊,卸下戎裝,變回人一個時就真的手無寸鐵。暴亂翌日,平暴的警員被反對派一個一個起底,連家人照片、電話、身份證號碼及家居地址都post出來傳遍天下,原來,他們才是最脆弱的雞蛋,反而高牆全都裝成雞蛋模樣,拿着磚頭,把執法者的心狠狠砸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