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荊快訊

中一家長對慫恿學生罷課的校長的質問

紫荊訊 兩天前,有學校老師發家長信,要學生家長同意學生請假罷課去中環“野餐”(集會示威)。學生透露,還要帶鎅刀、瓦斯爐,嚇壞家長,家長忍不住打電話質問校長,如果去立法會衝,衝完之後有個什麼事,誰賠還個兒子給我?!錄音在YouTube流傳開,引起很大反響。香港教聯會就譴責,有關鼓動罷課行為嚴重違反為人師表的專業精神,呼籲不要將政治帶入校園,應還學校一片淨土。家長對有關校長的質問全程如下:

家長:你好,校長,請問怎麼稱呼您?

校長: 啊,是張校長。

家長:校長好,我兒子是你們校中一生,剛回來跟我講,明天可以罷課,但需要家長信。我想問下,是不是有這件事?

校長:是,家長信我們會交待,這個情況需要很慎重去做。我們講明,如果這位學生(你知道外面現在有很多不同的說法)我們需要特別和學生去講,我們現在是正在考試,所以我們情況寫得很清楚。情況是怎樣,我們會通過同事,送一個家長信給你們。這個情況或者我可以講多次,我意思是說,如果有學生…

家長(打斷問):不是,我想知,我想說你們鼓吹的,給個權力他們自己去選,是不是呀(校長應:沒錯啦。)

校長:所以我們這封信講得很清楚。

家長:我想問,其實你們學校的老師有沒有同學生解釋過,什麼叫《逃犯條例》啊?

校長:我們呢在早會的時候講了我們會的那個立場,因為剛臨近這個考試,所以我們講了,考完試我們會有個論壇。

家長:你那個會的立場是怎樣的?都想知下,因為我不是這個會的。

校長:明白明白明白,我們那個會立場,在循道衛理會網頁里講了,主要這件事在處理上茲事體大,需要多些時間去諮詢去處理。在我們學校的網,5月16日已經出了。

家長:但我想講,你們作為一個辦學團體,其實是不是應該教導小朋友有這個分析能力呢?(校長:沒錯沒錯。)《逃犯條例》是給逃犯、針對逃犯的,是不是?政府現在已做出一些修訂,其實就是說如果你犯的罪行要過7年的才移交(校長:是呀是呀)。那現在那些人擔心的情況是什麼言論自由,但香港現在并沒言論自由這條法例規管人們不能講言論的,就算陳淑莊鼓吹人們去佔中,都是被處6個月(應是8個月)緩刑兩年啦,這都不是大罪行。

校長:這個情況我們講得很清楚,我們鼓勵學生用理性和持平的態度去討論。

家長:不是,我現在好擔心,因為我兒子在你學校讀,是不是呀。我很驚。我聽些同學仔說罷課,加些鉸剪、鎅刀,然後去立法會衝,衝完之後如果有個什麼事,誰賠還個兒子給我?!

校長:是的,所以我們在家長信里講得很清楚。

家長:但你們家長信發了嗎?現在我的兒子逼著我簽家長信,說明天去罷課啊。

校長:哦哦我想我們哦哦。

家長:明天兒子要考試,你知不知道,校長?

校長:我明白我明白,所以這個情況剛才我就同一些老師已經溝通了,請老師出家長信的。

家長:我都是以為老師不應該鼓吹讓小朋友去罷課囉。

校長:對,所以,當然。我們亦都在另一個層面,今天放學我們叫所有老師。

家長:放學才叫。今天有那麼多堂,老師還叫小朋友明天罷課罷課,好好玩嗎?

校長:不會不會。不會是老師叫,我們好清楚,已講清楚後果立場嘛。

家長:但是不是啊,我兒子回來跟我講,老師跟同學仔講,明天一起罷課啊。張校長,我跟你講實際情況就是,我兒子WHATSAPP發了貼圖給我,就講明天到中環那裡野餐,要帶鎅刀,要帶瓦斯爐,要帶什麼帶什麼,哇,我好驚啊,你叫我報警好還是不報警好啊?然後,回來還纏著我要簽家長信啊,明天他要請假去罷課。但第二天要考試啊!你們怎麼計算啊,罷完課,你們怎麼算成績啊,昇不到班怎麼辦?

校長: 明白明白。所以個別的情況我們都已經講明的,我們都一同在香港,我們不鼓吹參與任何罷課活動,但正常的正常的這個。

家長:我都知道你們很難做下去的了,我說給你們聽。

校長:我清楚的,所有的我們都講了。

家長:小朋友不介意零分的,覺得自己好英勇的,老師贊成,社工贊成,是不是啊。拿零分有什麼用啊。不緊要,我都明白你做校長很難管理你們老師,個個都是黃絲,《逃犯條例》不行,那我是不是要教我兒子畢業出來,要作逃犯被人拉啊?不應該是那樣的嗎?學校都不是教人作逃犯的嘛?《逃犯條例》關普通市民什麼事呢?前面都說啦,陳淑莊都是只判8個月,就算言論自由受到規管,她都不需要移交大陸(應為內地),那你們還叫他明天罷課?!

校長:我想那個情況這麼講好吧,家長,我都會跟老師說,我們不可以那樣。不要那麼講好嗎?

家長:算啦,我都明白你好忙,我希望你可以做回你校長的職責,我明天不希望我的兒子和你們學校的老師,然後帶著鎅刀到立法會那里,跟著野餐。

校長:我跟老師說,那樣是不可以的。

家長:不過,你都難做的,就算了,到時如果有什麼事的話,他們都會說是你們學校給壓力他的,這個世界沒有道理可講的。好啦,謝謝你張校長,你慢慢努力啦。我總之我會看著我兒子,明天是一定要上學的。

(根據網上錄音整理)

家長的質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