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荊快訊

堅決反對鼓動學生上街暴力阻修例

香港 陸海

近日來,反對派借特區政府修訂《逃犯條例》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條例》一事,有組織、有計劃進行抹黑,妖言惑眾,煽風點火,造成廣大市民一定程度上的認識混亂,導致社會上出現各種各樣的雜音。6月9日,反對修訂《逃犯條例》遊行演變成害港禍港的街頭暴力。12日,反對派大規模聚集,阻止立法會議員進入立法會開會及審議條例。反對派的這些行為已經嚴重破壞了香港市民的正常生活,不少店舖、銀行、學校等被迫關門,交通受到嚴重幹擾。更有激進分子衝擊立法會,造成警員、媒體記者和無辜市民受傷。這種破壞社會安寧、罔顧法紀的騷亂和暴力行為,已然引起社會巨大公憤。

我們堅決反對這種暴力行為。《逃犯條例》修訂,本質上只是一次正常的法律修訂,目的是維護公義,打擊犯罪,防止香港淪為“逃犯天堂”。所牽涉的只是部分極其嚴重的罪行,普通香港市民根本不可能會受到影響,而香港的法治、人權保障、新聞自由這些原則性保障,以及關稅地位、營商環境等現實因素,也都不會因修例而受到任何損害。沒有犯法,何懼修例? 

讓人痛心的是,一些別有用心的人將青年人推上一線作出激烈行為。香港青年學生能夠關心社會與政治,積極站出發聲,讓人欣慰;但在旭日初升的人生大好年華,臨近考試的緊要關頭,輕易受人鼓動、裹挾於純粹的政治鬥爭中而白白耗費時間與精力,實在讓人痛心!

青年,是香港未來與希望之所在。但學生之所以為學生,正是因為對世界的認識尚不夠完整、深入,所以有待學習。法律上十八歲以上人士才享有投票權,可見社會亦普遍不認為青年學生有足夠的認知能力獨立表達正確的政治意見。香港的青年學生們本應是社會關愛的對象,本應在靜謐的校園中為了自己的錦繡前程而用功讀書,現在卻站在了政治鬥爭的第一線,很難說不是受人鼓動。試問,如果這些學生因為活動而在學業考試中失利,一步差步步差,香港競爭又如此激烈,誰能為他們未來幾十年所要承受的代價而買單?再或者,這些學生本人在暴力騷亂中受傷,以及其激進行為犯法涉罪,誰又能來為他們身體和刑事上的代價買單?

因此,一方面我希望特區政府和立法會以平和、理性的態度去審議《條例草案》,維護香港公平、公正、公義的核心價值,構建更完善的法治環境,為香港繁榮穩定發展做出貢獻。另一方面,也懇切呼籲大家,特別是青年朋友們,能夠保持清醒頭腦,明辨是非,不要因為一時衝動而葬送前程。

陸海(左二)是香港志願者協會主席,同時,身為香港公民教育委員會委員,關心青年,鼓勵香港青年應多些與內地交流。

(作者為香港志願者協會主席、香港公民教育委員會委員)